新浪福建 资讯

福建的世界顶尖品牌或在这里诞生

福建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安踏体育运动科学实验室

九牧集团智能化生产车间

恒安智能化装载车间

盼盼自动化生产线

传统制造业,是泉州人引以为傲的产业。

改革开放以来,爱拼敢赢的泉州人从草根作坊起步,缔造了纺织服装、建材、鞋业、食品等多个规模庞大的产业集群,支撑起泉州作为全省经济第一大市的雄厚家底。

当下,站在新的经济风口,我们回顾、审视泉州这些传统制造业,一条发展脉络逐渐清晰——产业集聚度在提升,一些行业呈现出头部化的新趋势。

头部企业脱颖而出

[现象]

在水暖厨卫行业,九牧集团从“四大天王”(九牧、辉煌、中宇、申鹭达)中脱颖而出,拉开与其他南安品牌的差距,独占鳌头;在运动鞋服行业,当下泉州其他上市品牌股市市值加起来,不如安踏体育一半;在食品、卫生纸等行业,一些企业在竞争中沉沦,盼盼、达利园、恒安等头部企业愈发做大做强。

一提到水暖厨卫,人们很容易联想到南安。

改革开放以来,南安人从零起步,缔造了一个庞大的水暖厨卫产业。目前,南安共有水暖厨卫企业700多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45家。去年,该行业完成规模以上工业产值260.14亿元。目前,南安拥有全国水暖行业7块中国名牌产品中的4块,中国驰名商标7枚、马德里国际注册商标11件,另有5家企业被授予“中国卫浴产品行业知名品牌”称号。

要说南安水暖厨卫哪家强,人们又自然会联想到九牧集团。

1990年,九牧集团创始人林孝发在自家村里的一个铁棚里做起了五金水龙头。进入本世纪后,南安的水暖卫浴行业先是进入企业竞相创牌的品牌混战时代,再来到“四大天王”时代,如今行业集聚度继续提升,九牧集团成长为中国最大、全球第四的卫浴制造商。

目光再转向南安隔壁的晋江。

晋江传统产业以鞋服最为著名。这里,诞生了一大批鞋服龙头企业、品牌企业。跟九牧集团一样,这些晋江企业同样发端于草根。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里的老板们正处于创牌之初,尤其喜欢狼的特性与鸟的自由,不少人将企业品牌命名为“某某狼”“某某鸟”,七匹狼、喜得狼、贵人鸟等正是这样得名。

熟悉晋江传统制造业发展脉络的晋江市工信局局长林永红分析说,彼时,传统制造业不愁卖,处于大幅扩张周期。“狼群”“鸟群”的涌现,凸显了这种野蛮生长。

不过,和南安卫浴产业一样,晋江的传统制造业如今已告别野蛮生长周期,产业转型同样呈现出头部化的新趋势。

以晋江的体育用品行业为例。当下,安踏体育成为名副其实的老大;而其他品牌,与安踏体育差距悬殊。

安踏体育在2020年的净利润为91.52亿元,是阿迪达斯的4倍,成为世界第二!上个月安踏体育发布的2020年报显示,市值已突破3000亿港元大关,年收益也逆势增长至355.1亿元,保持连续7年攀升。3000多亿港元的市值,远超特步、361度、匹克、鸿星尔克等品牌。

除了运动鞋服,晋江其他行业也涌现出一些头部企业。

泉州总商会会长、民营企业家代表周少雄关注到行业头部化趋势。他说,过去,泉州民企界没有特别头部、具备压倒性竞争优势的企业,企业之间的实力相对均衡,呈现出较为稳定的橄榄形状;而当下,则完全不同,大企业的市场份额上升,第二梯队的企业份额则同步出现下降。

为何会出现头部化

[案例]

九牧集团建立全球首家5G数字智能陶瓷工厂,由施釉机器人代替施釉师傅,效率是人工的3倍,每天还能工作24小时,均匀度达100%,且能把釉施到人工很难触达的扭曲面;同时,由6部高倍摄像机对产品进行360度拍摄,图像传到云端,35秒内即可完成表面质量检测,效率是人工的10倍。

安踏体育斥资成立国内首家运动科学实验室,开发出“芯”“舒感胶”等新技术,并凭借在市场中的果敢创变,于去年获得“中国最佳商业模式创新奖”。

九牧集团、安踏体育等头部企业展现出强大的创新力,而创新力向来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它们为什么会有优人一等的竞争力?或者说,都从草根起步,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为什么历史选择它们成为头部企业,而不是别人?

专家分析说,这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最大的原因在于这些头部企业与其他企业相比,具备相对独特的企业基因,在理念、资金、技术、人才、管理等方面的综合要素禀赋更强。

比如安踏体育,最早也是家族企业。但其创始人丁世忠很早就发现家族企业的局限性,组建了国际化的企业团队,其中不少管理者是从国际品牌引进的。当泉州一些运动鞋服品牌仍迷恋于家族企业的管理模式时,安踏已建立起现代化管理体系。

此外,这些头部企业普遍更专注实体经济。

近年来,国内外经济形势发生变化,国内传统制造业面临转型的阵痛期,有些民营企业选择脱实就虚,选择炒房、炒股甚至炒矿,尝试多元化经营。但隔行如隔山,倘若不具备驾驭全新领域的能力,多元化反而会导致企业发展专注度下降,精力和资金分流。

林孝发、丁世忠在接受不同媒体采访时均强调了这一点。林孝发说,九牧集团一直以来专注做卫浴,企业的专注度、专业度强了,精准度就强了,深度也就强了,就像挖水井,挖对路了,挖得越深,水就越大。丁世忠也表示,要做好实业很不容易,就是一路坚守过来的。

禀赋更强,又更加心无旁骛,让头部企业逐渐显示出其他企业不具备的优势,逐步奠定了自己的头部地位。

那么,为什么是在当今出现行业头部化趋势,而不是以前?

有观点认为,以前是增量市场,产业处于疯狂扩张阶段,几乎进来的每个人都有饭吃,各个企业共同做大市场蛋糕;现在行业已进入存量博弈阶段,由于需求的增长还跟不上产能的增长,传统制造业面临产能过剩,在市场蛋糕就这么大的情况下,头部企业与其他企业的市场份额就出现了此长彼消。

林永红分析说,头部化现象与大的经济环境有关。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处于顶尖地位的龙头企业在许多方面具有压倒性优势,其他企业望尘莫及。不单中小企业没法比,就是处于第二梯队的企业,也很难跟上头部企业的发展速度。如此一来,就容易形成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头部企业的市场占有率进一步上升。

要怎么应对头部化

[数据]

在泉州市政府推动下,泉州制造业企业内部、大小企业之间,开始进行产能对接。根据2021年泉州市政府工作报告,去年,泉州支持龙头企业与本地中小微企业产能对接810亿元。全市克服疫情对经济的巨大冲击,实现生产总值全年增长2.9%、工业增加值增长2.9%。

在周少雄看来,头部化是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他认为,不只泉州,事实上,纵观全球产业经济发展规律,任何一个区域、一个行业的最终发展,都会呈现少数企业逐步做大做强的局面。以运动鞋服为例,目前,全球也就10多个品牌占据主导地位和大部分市场份额。

泉州税务部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济分析师则对头部化现象持谨慎态度。他表示,在行业头部化的趋势下,市场主体分布呈现金字塔形状。如果处理不好,地方产能会发生流失,也容易对地方产业经济带来不利影响,形成产业空心化,甚至损及地方财政收入。

对于地方来说,该如何应对头部化?泉州给出的答案是:产能配套与对接!

周少雄分析说,大企业占据市场主导地位,大量的中小企业与头部企业进行产能配套,这是全球产业链分工的现实选择和基本规律。头部化并不可惧,对于泉州来说,最重要的是做好产能配套和对接工作,不让产能流失。

上述经济分析师对此表示认同。他说,产能关乎一个地方的财税。对泉州这样对制造业依赖程度较高的城市来说,保住了制造业产能,某种程度上就保住了财税。

事实上,泉州早已提前预判到这种局面,并引导企业进行“大手拉小手”的产能对接。在政府相关部门的协调下,订单充足的大企业、品牌企业将部分终端订单或配套产品订单,转移给中小企业。

百怡服饰有限公司,与安踏体育配套,每年获得其80万件以上的服装订单;晋江天守织造公司,与安踏体育对接产能,每年的新增订单超过10万件;南安洁通管业公司,与九牧集团配套,去年获得其1.58亿元订单……

类似这样的“大手拉小手”,正在泉州产业界遍地开花。从泉州市政府工作报告显示的数据看,这样的对接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专家建议,中小企业除了做好产能对接外,还应观察头部化的规律,学习、借鉴头部企业的一些成功经验,避免在马太效应下掉队;头部企业也不能停止追逐的脚步,在基本完成国内布局,实现了国内、区域性的头部化后,想要继续发展壮大,“出海”和国际化终究是无法绕开的环节,而从这个角度看,头部化是企业国际化的先决条件。

经历过“群狼竞逐”时代的泉州传统制造业,已进入“头狼引领”时代。周少雄提出,希望通过大小企业协同作战,做好各自明细分工,更好地发挥头部的带动作用,从而推进泉州产业经济更健康地发展。

而头部企业的探索,本身就对行业具有带动作用。以九牧集团为例。林孝发说,水暖厨卫虽是刚需行业,但属低频消费;如何从低频消费进入高频消费,正是消费升级背景下行业应该关注的转型问题。如果说行业的头部化源于需求的增长跟不上产能的增长,那么,这样的思考可能有助于整个水暖厨卫行业再次做大市场蛋糕。

会有世界顶尖品牌在这里诞生

——访华侨大学工商学院副教授王绍仁

4月13日,本报记者就泉州传统制造业出现的头部化新趋势,专访了华侨大学工商学院副教授王绍仁。

记者:您如何看待泉州传统制造业出现的头部化趋势?

王绍仁:头部化是传统制造业深度洗牌的过程。当前,国内传统制造业正进入深度洗牌期,泉州也是如此,龙头企业持续做大,一些二线品牌表现却差一些。从整体发展趋势看,传统制造业必然走上这种洗牌之路。相比二线品牌,一线品牌的核心竞争力更加突出,在资本、智能技术开发运用、人才、大数据管理等领域优势明显,这使它们能迅速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

记者:在行业完成头部化的转型后,头部企业下一步的方向是什么?

王绍仁:企业在国内成为行业头部后,下一步就是“出海”和国际化。从政府层面来说,应该支持头部企业继续做大做强,广泛参与国际竞争;从头部企业来说,在参与国际化竞争的过程中,要注意学习先进和成熟的国际化做法、经验,防止走弯路,尤其要熟悉国际经济环境,包括法律、文化等方面。只有这样,企业在品牌国际化的道路上,才能走得更远。

记者:除了产能对接,您觉得还可以怎样应对头部化?

王绍仁:要引导头部企业把部分产品或环节外包给一些非头部企业,促使整个产业良性发展。同时,绝不能放弃非头部企业,要出台政策鼓励其发展,特别是在融资、财税扶持等方面有所倾斜,这也是推动整个产业链和全行业健康发展的必要手段。毕竟,如果产业链过于集中,甚至是出现垄断,是不利于整个行业长期发展的。

记者:在马太效应下,非头部企业就注定“弱者愈弱”吗?

王绍仁:其实,很多非头部企业在品牌、科技等方面也有自己的亮点。政府应持续支持它们成长和转型升级,使其成为整个产业链的重要环节,至少对头部企业形成一个补充。同时,由于市场环境瞬息万变,企业间的竞争格局随时会发生变化。在各个行业,均会出现二线品牌逆袭成为一线品牌,而一线品牌由于多种原因退居为二线品牌的现象。

记者:作为一名对泉州产业经济高度关注的研究者,您如何研判泉州传统制造业未来的趋势?

王绍仁:泉州传统制造业是中国改革开放和制造业崛起的一个缩影,出现了运动鞋、服装、建材等几个有着世界级影响的产业,这十分不易。目前,泉州传统制造业企业的品牌化趋势十分明显。可以预期,未来,会有世界顶尖品牌在这里诞生。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